中医培训,脉诊培训,脉学,祖传中医,中医培训班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精品中医培训

手机:18605339960

QQ客服1:1064726558

QQ客服2:1064726518

微信客服:1064726558

中医动态

您目前所在位置是:新闻动态 >> 中医动态

黄煌:张仲景没有骗人,经典不会骗人!


时间:2018年04月13日 来源:www.maizhen.org作者:皇家太医后代的老中医 点击:

黄煌

什么是方证?方证不是那种四个字四个字的(病机)术语,方证应该是用方的证据。而且是安全地、有效地使用这张方的临床证据!这就是方证。

一棵草,有证我们可以说它是药物,无证我们只可以说它是植物。几味药物,如果有证我们叫它方,没有证那仅仅是一堆药!

我们中医人的眼里,方的证是最重要的。方是钥匙,证就是那个锁眼,方证相应这个药才能取效。钥匙对准了这个锁眼,这扇大铁门才能轰然打开,用我们家乡苏南老百姓的话来讲,叫做“方对证,喝口汤;不对证,用船装”。

古人所讲“效如桴鼓”、“覆杯而愈”、“神效”等等,这类说法并不是夸大之词,对证以后,就有这个效果。但是如果不对证,你成年累月的吃药,效果依然不明显。柯韵伯先生是清代著名伤寒家,他研究伤寒论后最重要的一句话是“仲景之方,因证而设……见此证便与此方,是仲景活法。”见此证与此方便是方证相应。

所以说经方方证的四大特征。也是我们为什么要推广经方的四个重要理由:

张仲景没有骗人,经典不会骗人!

经方方证的第二个特征,就是客观。中医不是巫术,中医是临床的一门技术,它一定是看得见、摸得着的。有很多人把中医说得糊里糊涂,从天说到地,但是就是抓不到,这不符合我们中医人的胃口。

.经方方证的第三个特征,是说经方方证很传神,经典给大家刻画的是病的人,是活的人。所以,经典方证在描述活人特征上非常精彩。如果没有人精神、状态的描述,那么这个方证就显得有点干瘪,就显得没有活力,所以经典方证往往会有患者精神状态特征的描述,虽然只是寥寥几笔,但是非常的精彩,非常的传神,就像素描,一个美女,就把她的头发、她的腿,她的胸部和她的肩膀,寥寥几笔就勾勒出来了。寥寥几笔也能够把下面这三个证治人物的形象、他们的心理特征,刻画得栩栩如生。

我用希波克拉底的一句话来讲,他说“知道什么人患了病,比知道人患了什么病更重要”。因此对人的识别,对体质状态的识别,在我们临床医生看来是非常重要的。体质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开方的参照系,所以我们一定要好好的看人,望闻问切,望的是什么?望的是神,望的是人的神态,望诊不能忽略。脉诊固然重要,望闻问切,但切诊是在第四位。

第四个特征:经方方证很实用,经典是教你如何处理复杂多变的临床病证。经典是教你如何来辨病,如何来辨表里寒热虚实的。经典给你一个非常重要的思维方式——方证相应。

因为疾病是非常复杂的,我们在临床上经常是看的眼花缭乱,有的像寒又像热,有的既有虚又有实,如何出手干预,如何用药,有的时候非常困难,但是,经方方证好,每个经方方证就是古代前人处理临床复杂多变问题的一个成功的模式。前人在长期的临床实践中已经告诉我们,你看到的舌苔出现什么问题,你要用什么,张仲景也说过的,如果舌苔发黄,你要用大黄,下之黄自去。如果你按之心下满痛,你要用大柴胡汤,如果出现脉沉,脉伏不出,这种腹泻,你要用四逆汤,它教给你,见到什么证就用什么方,经方方证是规范,是准绳,是我们临床医生治病的规范。

徐灵胎先生是我非常景仰的一位著名医学家,他说过这样的话“方之治病有定,而病之变迁无定,知其一定之治,随其病之千变万化,而应用不爽”,我们只要认识方证以后,我们在处理复杂问题的时候就不会疑惑。徐灵胎研究伤寒三十年,写了一本书《伤寒论类方》,但是这本书写了七年,七年中间,五次大的变动,叫五易其稿,最后写成了一本薄薄的小书。他并没有对《伤寒论》每句原文,每个字去分析,并没有做很多解释,他只是从方切入,分成了12类,从方证的角度来编来著伤寒论,编成了一本书叫《伤寒论类方》。这本书写完以后,他在序言里面写了四个字“乃无遗憾”,意思是说他自己对此书没有遗憾,这个说明他很满意,因为他已经发掘到经典思维的模式——方证思维。方证就是规矩,不成规矩,谈何方圆!辨证论治是灵活的,但是方证是最死的,一个萝卜一个坑,一张方一个证。这就是我们中医的基础。

如果我们中医的教学,不把方证放在主要位置上,我们的学生是不会看病的。

如果我们的科研不把方证作为一个主要的的主题,那我们科研出来的成果是难以推广的。如果我们不谈方证的话,几千年流传下来的这么多好的经验我们就不能够很好的总结归纳。因为方证是基础,方证是规范,而且方证它非常实用,它教你在复杂情况下,我们怎么来治病。

有人问,讲方证,能否抛开五行学说?我说,五行学说是有用的,但在识别方证的时候不需要。就如在一堆人中找你的亲人,还需要指南针或导航吗?对熟悉的人,凭直觉就行,望一眼、看步态、听声音就知道是谁了。“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方证强调直觉思维。所以,古人称辨证为识证。识,认识的的识,识别的识。

我来总结一下,

特征1说的是经方方证的经验性。经方是几千年来中华民族使用天然药物的经验结晶。这种经过人体亲身尝试得出的经验,比什么都宝贵,无与伦比,是中华民族对人类文明的又一贡献。

特征2说的是经方方证的真实性。经方方证客观具体,是中医临床的规范,便于传承,所以历代名医无不在经方着力。

特征3说的是经方方证的整体性。中医学的整体观念,在经方应用中体现得淋漓尽致。经方治疗的不是病,而是病的人。“病人”,才是经方着眼的对象。经方方证,很多就是适用于某方的体质类型或体质状态。

特征4说的是经方思维方式的实用性。面对患者,医生是既要考虑患者的痛苦诉求,又要考虑医疗手段的可能性和可操作性,方证思维非常实用。方证相应是一种思维方法,是一种古代质朴的原始思维。

“有是证用是方”,没有逻辑推理,只看眼前。是不应用抽象概念的思维,也是不讲究因果关系矛盾关系的思维方式。经方方证是前人处理复杂问题的模式。有了方证,无需繁杂的理法解释,也没有空泛的病因病机,还没有《伤寒论》是治外感还是内伤的争论。“有是证用是方”,是临床用药的原则,按此思路,疗效常常出人意料。

     方证,绝对不是单个的症状;方证相应,绝不是有些人认为的是“对症状用药”,是“机械的思维”。恰恰相反,方证相应体现了中医的整体观,是辨证论治的最佳实现途径。胡希恕先生说:“辨方证是辨证的尖端。”刘渡舟先生说:“要想穿入《伤寒论》这堵墙,必须从方证的大门而入。”说的太好了,这是肺腑之言!

  经方并不是中医学的全部。中医临床也未必只有经方能治病,但经方是中医学中最规范的内容,所以中医的传承必须把经方的推广作为基础。

经方一百首 作者:黄煌

1、甘草汤                                                          

 [组成用法]

 生甘草6~10g。水煎服,每日分二次服。

 [方证]

 口腔、咽喉等处黏膜溃烂、红肿、疼痛者。

 [现代应用]

 1. 以咽喉肿痛为特征疾病,如急性咽炎、急性扁桃体炎、急性喉炎等。

 2.治疗胃溃疡、胃炎以痉挛性胃痛为突出表现者。

 3.外用湿敷又治痔、脱肛、皮炎等见剧烈疼痛者。

 [经验参考]

 甘草汤在口腔、咽喉疾病中应用相当广泛。如《圣济总录》以甘草煎浓汤热漱频服,舌卒肿起,满口塞喉,气息不通,顷刻杀人;岳美中曾治一人,咽喉痛如刀割,局部不红肿,以生炙甘草并用,二日痛苦失;权依经以本方治口唇溃疡(《古方新用》,83页)。本方虽然以口腔咽喉为经典运用目标,但临证不可局限于此,可将甘草汤视为皮肤黏膜的止痛剂与修复剂。除了口腔黏膜外,胃黏膜溃疡也同样可以用本方止痛。如日本著名汉方家矢数道明曾用本方治一男子胃痉挛,心下部剧痛,用吗啡而不止,急以甘草8g加水270 ml,煎取180ml,喝两门后呻吟立止。又治胃溃疡心下部胀满痛苦、绞痛,嗳气、烧心、恶心,伴黑便,服甘草浸膏末2个月可健康地工作。(《临床应用汉方处方解说》)。现代药理研究证实:甘草的主要成分是甘草酸,甘草酸进一步水解为甘草次酸。甘草次酸能增强胃黏膜的分泌功能,可保护溃疡面,服后能减轻胃溃疡症状,使溃疡面渐缩小。西药生胃酮即是甘草次酸制剂。

 本方在其他方面应用也很多,如《千金要方》以之治“肺痿涎唾多,心中温温液液者。”《外台秘要》以之救急疗瘦疾。《世医得效方》以之治小儿遗尿。《至宝方》以之治小儿尿血。《济阴纲目》以一味生甘草熬膏,名“国老膏”,治悬痈。潘文昭以甘草l500g浓煎治毒蕈中毒之腹痛、恶心头晕,出冷汗,全身无力、呕吐。(新中医,1978;1:36)

 甘草汤证以急迫疼痛为主证,若拘于甘草的清热解毒而认为必见咽喉红肿溃脓则谬矣!果真出现化脓,则单用甘草一味,难免势单力薄。故本方之咽痛比较单纯,无挟痰挟寒之征。《伤寒论》中主治咽痛的方子很多,相比之下,桔梗汤证有化脓之象,半夏散及汤证有痰、寒;苦酒汤证则以咽中生疮,声不出者为特征;麻黄附子辛汤证之咽痛,则为太少两感,阳虚明显;猪肤汤证之咽痛又为阴虚火旺。

 甘草是经方中运用最为广泛之药,正确地理解甘草的应用规律很重要。仲景用甘草,有实际的意义,不能单纯认为是调和渚药。对此,日本古方派泰斗吉益东洞窥出了个中之秘,他认为甘草在经方中之用是:“主治急迫也。故治里急、急痛、挛急。而旁治厥冷、烦躁、冲逆之等诸般迫急之毒也。”(《药征》)

 甘草具有肾上腺皮质激素样作用,长期应用可引起水钠潴留,出现水肿、高血压,甚至诱发心力衰竭,因此,久服应配合利水药。还可导致低血钾,对于低钾麻痹不应长期使用。临床也有利用甘草的抗利尿作用而将该药用于尿崩症的(辽宁中医杂志,1981;2:48)。刘寿永认为治疗阳痿不能用甘草,因为甘草提取物有雌激素样作用(辽宁中医杂志,1987;5:45)。另外,甘草汤中所用多为生甘草,炙品则效力缓慢。治疗咽喉病可采用慢慢呷服,以便药物与病灶充分接触,增强局部治疗作用。

 [原文点睛]

 少阴病二三日,咽痛者,可与甘苹汤;不差,与桔梗汤。(311条)

 甘草三两。上一味,以水三升,煮取一升半,去滓,温服七合,日二服。

 [注论精选)

 徐忠可:甘草一味独行,最能和阴而清冲任之热,每见生便痈者,骤煎四两,顿服立愈。则其能清少阴客热可知,所以咽痛专方也。

 张隐庵:本论汤方甘草俱炙,炙则助脾土而守中,惟此生用,生则和经脉而流通,学者不町以其近而忽之也。

 胡希恕:此当是论述咽喉部发炎的证治,红肿轻者则痛轻,与甘草汤即治。红肿重者则痛重,须更加桔梗治之……(《经方传真》)。

    联系我们CONTACT US

    精品中医培训

    手机:18605339960

    QQ客服1:1064726558  

    QQ客服2:1064726518

    微信客服:10647265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