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培训,脉诊培训,脉学,祖传中医,中医培训班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精品中医培训

手机:18605339960

QQ客服1:1064726558

QQ客服2:1064726518

微信客服:1064726558

中医动态

您目前所在位置是:新闻动态 >> 中医动态

名医心法与大司天周期的关系


时间:2019年04月04日 来源:www.maizhen.org作者:皇家太医后代的老中医 点击:

名医心法与大司天周期的关系

     张仲景生于东汉后期,而公元124年到184年为大司天的太阳寒水太阴湿土主事。仲圣感叹 “ 余宗族素多,向余二百。建安纪年以来,犹未十稔,其死亡者,三分有二,伤寒十居其七。” 也就是情理之中的事了。而稍后即是厥阴风木少阳相火主事。故张锡纯谓 “ 仲圣《伤寒论》中小青龙无加生石膏法,而《金匮要略》中小青龙有加生石膏法。”《金匮要略》成书在《伤寒论》后,时移境迁,民病亦变,治法亦变。  

    《刘涓子鬼遗方》一部中医外科专著,虽专为痈疽疮毒类外科病立法,实亦可见其医旨之大概,书中多用三黄四物(黄柏,黄芩,大黄和当归,白芍,干生地,川芎)降火滋阴之旨不言而喻。刘涓子是军医,义熙六年(410年),刘涓子从宋武帝北征南燕慕容超,以药治疗受伤的军士。有言 “ 刘涓子从宋武帝北征,将士中有受伤者,为他们涂药,随手痊愈。他用方治病,千无一失。” 因刘军医治病仍是辨证思维,常用药是三黄四物,干姜附子人参也因人酌加。大方向既已正确,具体又有调剂,千无一失,应不是欺人之谈。而清代大医黄元御有传奇人生,著《四圣心源》等影响后世,特别是对近几年的网上各中医论坛影响甚大,批丹溪河间言辞极为激烈,若见刘氏此书,必也一并驳斥得稀烂。噫,抑或天妒英才,故意使这中医真旨若隐若现。   

       金元代以来,医学学术出现门派现象,人们将之大致分为四大学派。各学派学说的主要论点势若冰炭,互不相容;医著中常出现互相攻击的现象。实际上四个学派的学说正好如同四季用药的特点,是不同时代背景下的应乎天时的产物。

      刘河间(又名刘完素1110---1200年)。逝世前56年时间里,属于前面所说的大四季的燥金君火主令(相当于地球上的小四季夏秋之间)。他活动在这样一个火多燥多的季节里,遇上的病人常有火燥的身体素因,因此河间以火立论,治病常多用寒凉药。

      张子和(又名张从正1151---1231年)。长于攻邪,尤其是 “ 下 ” 法。

      李东垣(又名李杲 1180---1251年)。东垣老人著书立言重在脾胃,尤其是脾阳,因其时为湿土当值(相当于梅雨季节)。补中益气汤(有医学家评李氏“一生学问,尽在此方中”),健脾胃行湿气,确实收到卓尔不群的功效。

     朱丹溪(又名朱震亨 1281---1358年)。又晚数十年,主要行道于第六十八甲子,君火燥金主令。“ 阳常有余,阴常不足 ” 这一顺乎天时的见解,后世之人每每不理解,多有非议,令人叹息。与河间所处大环境类似,但立足点不同:一个以寒凉降火热,一个以水敌火配火。      

       以上医学家的主要学说与天时相应,若仍感不足以让人确信,还可以再例举多位来证明。         

      钱仲阳生于北宋末年,行道于第六十五甲子,正值大司天的燥金君火主令,故治痘多用寒凉;其后的陈文中于第六十六甲子行医,寒水湿土主令,所以他的医法重视温补;到明朝时汪石山辨痘,他的治法则是 “ 自嘉靖九年,治痘宜用清凉 ”,因此时正值少阴君火主令(正夏令),叶霖评之 “ 火运中有宜然者 ”。稍后之万密斋,聂久吾,治法又变,重温补,强调保元。因其时为寒水湿土主令也。再后来的费建中又来著书立言,专主寒凉下夺,因治湿治寒之法,不可用于风木相火运气中,费氏将其书名为《救偏琐言》,这里虽然仅提及治痘,但医家治病的医疗大法大致趋势已经出来了。

     李中梓 (1588~1655年),后世医家有不少推重李氏医旨的.因李氏与金元明时代的其他医家相较,最讲中庸之道,作《水火阴阳论》: 阴阳并重,而更认为养阳在滋阴之上,补气在补血之先。李氏重脾肾,法多尚温补,略似张景岳(1563~1640年),因1564-1624年为中元甲子太阳寒水太阴湿土; 1624-1684年为下元甲子厥阴风木少阳相火.二人皆经历过太阴湿土厥阴风木之主气,英雄略同也。

       缪仲淳,名希雍。明嘉靖二千五年(1545年) 出生在常熟城。行道时以为太阴湿土为主令,故缪氏的名方资生丸,尽是健脾去湿之品。(缪氏比黄元御约大180岁,所处大气候环境很类似,所以两个人的医学心得很接近)。我们湖南的前辈名医刘炳凡(1910—2000),刘老先生1933年起开业行医,可知老先生近七十年时间的行医生涯中有五十余年是在寒湿的大气候中,老先生也是极为重视脾胃在人身上的重要作用。    

      清末民初的大医学家张锡纯(1860年-1933年,可以得知,张锡纯与何拯华同时代,约比顾松园少180岁),活跃于清末民初,正值大司天七十七甲子,上元阳明燥金少阴君火:《衷中参西录》第四期数卷为药物学讲义。首论生石膏,兼述白虎汤,人参白虎汤在临床中每派上用场。验案凿凿。此诚与当时气候大环境相吻合,又,作〈驳方书贵阳抑阴论〉应是与丹溪名论"阳常有余,阴常不足"相仿佛。张氏评价前辈黄元御,陈修园二人 “ 用药恒偏于热 ”。实际上,历代医家中用药偏热的医家较多:宋代名医孙兆重视补脾,约1055年前后医术大成,孙兆此时成为 “ 校正医书局 ” 的主要成员。(北宋仁宗皇帝手中设了一 “ 校正医书局 ”,孙兆与其兄长都在其中。)约180年后的严用和也重视脾,同时重视温补肾气,1240年前后(此时为第六十六甲子,寒湿之气主政)医法大成。孙兆与严用和二位医家的用药大框架,与黄元御较接近,纯粹是因为三个人面对是很接近的大气候环境。

     黄元御(1705---1758年)著书立说时独逢湿土主令,不惜笔墨地阐述 “ 中 ”(中指中宫,中土,也就是脾胃;脾易为湿气、寒湿所伤)的重要性,多次反复地强调了脾阳的可贵;明确地提出了 “ 阳贵阴贱 ” 的看法。黄师30岁左右行医,不到60岁便因事仙去,所以他特别擅长治疗脾为寒湿所伤的病。用药专主燥湿土暖寒水。而批评朱丹溪(力主滋阴配阳)等为下鬼。黄元御又何曾想到,他自己的理论被一百年后的陆九芝驳斥得稀烂(张锡纯批黄氏,较客气;陆氏批黄氏,言辞较激烈)。寒热之争如此,这都是不识天体运行的大周期的缘故,有点儿类似于盲人摸象,各执一偏。陈修园主要行道于寒水主令之时,黄元御,陈修园二人用药多热,也是顺应天时的治法。

      黄元御文采飞扬,词藻或华丽或犀利,又有被乾隆皇帝称为 “ 妙悟岐黄 ” 的一代医宗等等传奇经历,所以他的《四圣心源》等著作,对后世影响甚大,尤其是对当前的网络中医论坛。但你若花很大的精力,很长的时间去研究黄氏的医学心法,多年后再看到张锡纯陆九芝及本人的论述,你一定会大生懊悔之情,因为黄氏的医学心法,十成有八九成是不能用在当前的疾病治疗上。中医贵老,人所共知;可我却发现很多老中医数十年在歧途上徘徊,终生不悟,不肯回头。当前网络中医论坛上中医受黄元御,郑钦安等 “ 扶阳派 ” “ 火神派 ” 的影响极大,很多中医学习者,正在一步步深入歧途。    

      何廉臣为温病名家;祝味菊特重阳气(火神派大师重肾阳脾阳)这二人治病寒热相反这都是有 “ 天时 ” 原因的。我父亲在八十年代前期以前最重的医家是黄元御。黄师刚好大我父180岁,太阳系中的一个运行周期刚过,地球在宇宙中的位置极类似于180年前。但观我父晚年的处方,大旨已有较大变动——滋阴柔肝之品增多。从大四季来看,1924——1954年为寒水当权,1954---1984年为湿土当权。 1984年到现在,就是风火之气当权了。你若是个气象学者,研究从上世纪中叶到现在的气候特点,当然会得出 “ 全球在变暖 ” 的认识。殊不知,这主要原因是:太阳系中,存在大四季的周期性轮回;我们目前正处于大四季的春季。

      以上医家有的喜用寒凉治病救人,有的喜用温热救人,这类似地可以说,一个生活火气盛的时代,一个生活在寒气盛的时代。

     黄元御和我父亲:我在少年时代,就懒懒散散地,时断时续地跟父亲学医,父亲给我的第一本医书是《黄帝内经讲义》,他说:“ 这本书要熟读,读不懂,先记着 ”;父亲给我的第二本书是《伤寒论》,他说:“ 仲圣的处方,参天地造化,也要多读,熟记 ”。父亲给我的第三本书是《四圣心源》《素灵微蕴》等黄元御的著作,他说:“ 我行医数十年,遇上的全是这个医家讲的情况 ”。之后,他才告诉我:雷丰的《时病论》,张锡纯的《衷中参西录》,何廉臣的《全国名医验案类编》等都是好书。当然,这个时候,我开始能自己辨别医书的好坏了。

    联系我们CONTACT US

    精品中医培训

    手机:18605339960

    QQ客服1:1064726558  

    QQ客服2:1064726518

    微信客服:1064726558